日用品如何摇身变为新潮饰品

 日用品     |      2021-12-20 10:39

  设计师摒弃了奢侈服饰准则,纷纷投向了日用品,时装正在流行艺术运动中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在这个标榜奢侈、高级、昂贵的产业,越来越多设计师将高冷气质与接地气相结合。日常的生活用品往往默默无闻而又无处不在,它们常常被放置在看不到的地方,不为人注意。但现在它们悄然占领了T台,并迅速位列时尚界最前卫的装饰品之中。

  这种现象远远谈不上革命性,这些相反很中规中矩的东西多年来已经演变成了前卫派和花哨的时尚品牌的标志,普通人还没能接受。在这些品牌中,最著名的要数意大利时装品牌Moschino。 这个凭借毫不掩饰的时尚精神建立起来的时尚王国,拥有着鼓吹“外面的世界很残忍”,“ 愚蠢又活跃”的美学设计,适用于可乐瓶和美式炸薯条。它是时装业内人士的宠儿,但对圈外人来说,其吸引力止于实用性。

  自世纪初的“Comme des F*ckdown”运动以来,时尚界进入了长期的艰难自省,并针对瓶颈期制定了一个新的计划,目的是去除些许自身的严肃性。也许俗气也是另一种酷,拥有那么一件传递讽刺意味的服饰就是为了自我意识的展现。随着这种力量迅速蔓延,另类的时尚被赋予了反叛的意味,发展成为后朋克运动。

  这一变化的另一助力来自在1950、1960年代推动过流行文化运动的力量的回归,即以关注日常用品来抹去高雅文化与低俗文化的界线。战后经济大繁荣极大地刺激了大众消费,以至于物质商品成为了社会身份的代名词,人们拥有的东西可以代表他们本身。

  正因为如此,各个品牌借此机会确定下了“好的设计”的前提,规定了富人的穿搭准则。但是随着社会大迁移,消费者态度发生了转变,这些严格的标准正日渐松动。出格和俗气成为对过去旧文化的讽刺,以及摒弃高级社会设计准则界限的手段。日常用品在流行艺术中的应用使消费者自觉反思非理性购物和身份。他们开始有意识地买进这些日常用品,从而展现自嘲的态度,他们不仅属于背着同一品牌包包的人群,也能跟喝金宝汤的人打成一片(尽管包包的价格贵的多)。购买这些看似俗气的东西反而使他们重拾了消费力。

  伴随着目前的互联联系,品牌们纷纷进入全球市场。为了建立一个国际化的发展平台,时装必须大众化。因此要利用随处可见的东西来形成通用语,要靠近社会大众,不受任何文化关系的制约, 从而为时尚提供一个安全的中间地带,使其能够顺利扮演进入国际大市场的绝佳载体的角色。同时,这些东西因为熟悉感而受欢迎,完全凭自身的特点吸引消费者。同时拥有着有趣和怀旧的特点,熟悉感甚至会超越新鲜感,我们沉迷于1990年代和20世纪初的穿衣准则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些大生产背景下的产物通常没有时尚缘,但同时却能成为点睛之笔。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免费的营销工具:看到便利贴,会联想到Fyodor Golan的2017秋冬秀;看到Stabilo荧光笔,会想到Vetements的经典靴子。这些看似很日常的东西会引发瞬间的情感反应,例如时装中的文具元素会让人 们回想起他们的学生时代,满满的全是马克笔和荧光笔的气味。 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其实是一把双刃剑:日用品可以作为品牌的延伸(对Duchamp的“喷泉”的模仿),日用品与这些随处可见的东西相联,消费者会不断想起这些著名的设计作品。

  跟着社交媒体界的指导方针,这一矛盾的转折也可以理解为互联经济时代的“适者生存”。创造数字对话已成为品牌站稳脚跟的重要策略,那么还有什么能比采用排列上述品牌DNA的物品更有创意的呢?例如,Chanel在2008年发布了象征性的灯泡跟鞋。 通过奢侈与节约的对比,Chanel凭借这一怪异另类的设计博得广泛关注。从那以后,品牌便开始生产以日常用品作为中心装饰的商品。谁能想到,灯具居然能引导时尚界的大势?

  这似乎是贴近消费者最简单的方法,人们对这些随处可见的平凡物件满怀回忆,圈外人也会有代入感。金枪鱼罐头和购物袋已经慢慢渗透进时尚产业,从此购置杂货时,人们将会随时随地想起 Paul Smith的设计和Balenciaga的名包。人们在意的无外乎新鲜感和回忆,只要将日用品从其常见的位置和用处中抽离出来,它们就可以激发出这些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