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用品店90后女老板

 日用品     |      2021-12-07 12:21

  马佳佳本名张孟宁,2012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当天创办泡否情趣用品店,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去年底,她在中欧商学院分享营销策略,最近,她的一句“90后不买房”成了网络热点,外界给马佳佳贴上了各种标签,“90后美女”、“网络营销新锐”、“成人用品店老板”……

  就在马佳佳说出“90后不买房”的第二天,争论在网络上爆发了。显然,马佳佳更知道如何吸引眼球。她试图通过分析90后群体的特点,告诉大家该如何定位产品。随着这场争论的发酵,“马佳佳”成了网络热词,超过马云、马化腾,排在“马”字搜索第一名。马佳佳自信能把握曝光的节奏。

  马威是马佳佳的合伙人,两个人一起创建了泡否情趣用品店。马威说,作为团队的核心,他负责商业策划与合作,马佳佳负责品牌的宣传推广。如果要给自己赋予一个角色,“我就是导演,佳佳是演员。”他说按照计划,马佳佳档期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轮到了自己的档期。他对制造话题有自己的理解,一个人不能在媒体上频繁出现太长时间,否则公众一定审美疲劳,这段时间马佳佳在媒体上出现得太多了,正好趁着植发的机会好好休息,至于这段时间有多长,应该是“一大阵子”,她还要动脸,“我俩对自己的要求是很苛刻的,都要追求完美。”

  “泡否”是马佳佳和马威创办的成人品牌。2012年毕业当天下午,马佳佳和马威在定福庄西街泡否情趣用品店正式开张,经营近一年迁址高碑店兴隆街,去年进驻三里屯。大胆,出位,人们离不开的商业领域。在马佳佳看来,这就是成人用品。

  她的三里屯店,像她的言语一样出位。店门上的牌子充满挑衅:不好意思的不准进、长得不好看的不准进,就像她在中欧讲座里说的,用伺候搞定的都是大爷,用品牌搞定的才是“真爱”。泡否火了,有报道说,泡否的月均流水已达六七万元。而三里屯泡否店的租金是每年40万。马佳佳说自己懒得聊成绩。她用性格拧巴来回应这种质疑,我就是喜欢挑三里屯这种谁开谁死的地儿。

  马威说,泡否是一家披着贸易公司外壳的文化公司,通过马佳佳个人营销,用线下销售带动线上销售,今后可以对影视、娱乐等领域都会掺和,“现金流的东西都做。”

  马佳佳真名叫张孟宁,中国传媒大学2008级中文系本科生。马佳佳谐音马甲,提到马佳佳,朋友们都习惯用“角色”这个词。马威说,马佳佳找准了自己的角色,她性格是外向的张扬,她不擅长策划,却善于表现自己,她最擅长的是搞笑——佳佳是个好演员。

  马佳佳的老师、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教授杜彩说,马佳佳是马佳佳,张孟宁是张孟宁。但是,“她会成为一名很好的演员。”杜彩说,马佳佳通过纯熟的营销手段,将真实的自己演绎在戏里戏外。“是这个时代成就了马佳佳。”这和马佳佳在中欧商学院演讲时,引用的“勤奋比不过天分,天分比不过大时代”说法很像。杜彩说,时代需要马佳佳这种文化符号,他说,“就像1980年代中国需要刘晓庆。”

  杜彩认为马佳佳聪明而敏锐。马佳佳请杜彩做毕业论文指导老师,论文的方向是“微博语态背后的意识形态研究”,当时距离她开通微博不足半年。马佳佳感兴趣的是技术与媒介,善于把握受众的预期心理,“她的粉丝涨得很快,当时就有几万人”,马佳佳把每次发布微博都当做互动营销。同时,他认为马佳佳又是传统的,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教师。虽然开成人用品店,但是,“她不是外人眼中的性解放者,更不是性自由主义,她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在马佳佳大学同学的眼中,她几乎很少上课和参加学校的集体活动,而是每天在校外忙自己的事,他们说生活中的马佳佳与网上的马佳佳没有什么不同,语言大胆,想法奇特,自我意识很强,对秩序和干涉有着本能的排斥。

  马佳佳曾经总结自己人格魅力的终极公式,要依赖不同的发展阶段,“先牛逼,再自嘲自黑,最后玩自恋”。女优、女神、女屌丝,在她看来,这是她要营销的三位一体。

  去年4月,马佳佳参加了一档电视节目,将事先准备好的成人玩具作为礼物,送给主持人。节目播出,“马佳佳”作为网名频繁出现,并链接了美女大学生开成人用品店的消息。这种营销植入从马佳佳毕业晚会上的小品辩论赛里就已淋漓尽致展现了。小品中,马佳佳穿着一身格格装,在探讨“男人和女人谁更寂寞”的话题时,“有缘千里来交配”等大胆的台词引起爆笑,视频传到网上点击量近千万。

  冯仑曾经在演讲时提到马佳佳,“我有一个朋友,居然奋不顾身地百般乞求她做了天使投资人,就是空中网以前的老板杨宁。”杨宁不否认自己的奋不顾身。杨宁说,“我就是看中了马佳佳的独特性。”他认为马佳佳对客户心理有准确把握,她通过个人形象营销,拉动商业品牌传播,并将个人形象渗透到每个商业领域,最终成为商业教主,接受消费者的膜拜。

  从去年启动融资开始,马佳佳第一阶段已经从近10名天使投资人手中筹集了6000万元,现在正进行第二阶段融资,目标是1亿元。

  有人夸马佳佳是90后的代表,马佳佳很不屑,她说自己不代表任何人,“我们90后最讨厌的就是被代表。”